齐白浪

我写什么,你看什么。
但我的一生,是抗争的一生。

关于和你在一起 情人节特典

·本来应该是第五篇。
·甜到齁,在一起大事件系列。
·正好我们家小朋友去外地了也过不了节。
·时间线是Kongphop毕业半年。
·系列其他在我列表,我会丢评论。
·食用愉快



“哥准备好了吗?我快要到家了。”Kongphop的声音从开着免提手机里传来,Arthit也随之套上了外套。

“又不是去什么重大场合你不是说就是一起去散个步,那我还要准备什么?”Arthit随口问了一句听见了Kongphop的轻笑。

“是是是,哥怎么说都可以。”Kongphop说着话就打开了门。

Arthit没反应过来还对着手机嘟囔皱鼻子,压根不知道Kongphop就在后面:“哼,明明是你跟我说的散步。”

“那算我的错嘛,哥觉得可以走了吗?”Kongphop进了门靠在Arthit的肩膀上,把Arthit吓了一跳,不由抽了口气:“我说你这个人走路和开门怎么都没有声音的。”又想起自己对着手机做鬼脸肯定被他看见了,心里大呼要死。

Kongphop像是看出他心里想什么:“哥要是不满现在也可以说我啊。”Arthit故意耸了耸肩撞得Kongphop下巴疼:“哼,我才懒得管你。”

“情人节了,哥就少说我两句嘛。”Kongphop熟练地朝Arthit撒娇,明明都一起四五年了Arthit还是对他这种把戏毫无对策,Kongphop就是知道了这一点屡试不爽。

“呃呃呃,随你怎么说啦。”Arthit转过头和Kongphop的额头碰在一起,Kongphop蹭他的脸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那走吧。”Kongphop牵起Arthit的手,Arthit也不回应他也不拒绝就任他牵着,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人岁数越大越爱回忆过去,就像那一年在拉玛八世大桥上他也不知道未来会遇见什么,可是在Kongphop向前走了九十九步后他选择迈出了最后一步,因为他知道和Kongphop在一起,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不论会发生什么,不论会遇见什么他都做好了准备。

“到底是要去哪?”在车上时Arthit拉下安全带随口问道。

“到了学长不就知道了,现在我是不会告诉你的,”Kongphop跟他打马虎眼说着就启动了车:“哥这么期待啊。”

“懒得理你,”Arthit闭上眼靠着车窗开始哼歌:“你开慢点,我打个盹。”

Kongphop放慢了速度,不时转头看看他,趁着等红绿灯找了件衣服给他盖上,Arthit看上去是睡着了,这段时间他们公司接了个很大的项目因此他日夜赶工很少能睡个好觉。他是这样,只有睡着的时候看上去卸下了他的骄傲和所有尖锐的伪装,在一起这么久越是了解他就越是想更成熟更有能力才能配得上他。

不过Arthit其实也没有睡着,只是迷迷糊糊地他的精神实在不好,但是待在Kongphop身边他就莫名地安心虽然睡不着但养养神也不坏。

等Arthit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撑着座椅坐直衣服顺着腿滑了下去,他用手捞了回家,Kongphop看了他一眼:“哥醒啦,马上就要到了,我觉得你靠着太冷了,就找了件衣服。”Arthit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懒洋洋地说:“嗯,我知道,你用心开车啊喂,别偷看我,我可看的清清楚楚。”

Kongphop也不反驳:“知道了,哥。”Arthit向窗外看去,虽然天色渐晚却还是能看见个大概,总觉得似曾相识,驶过一个路牌,Arthit眯起眼看见了熟悉的字眼。

学校?!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要来学校?要是遇到熟人怎么办?完蛋了真是被你害死了。”Arthit后悔得直摇头。

Kongphop看他懊悔的样子憋不住笑出了声,得到了一个瞪眼的回报:“我有提醒过学长要准备一下啊。”

“无耻,你还好意思说!”Arthit埋怨地瞪他,接着车就停了下来。

“不管哥怎么埋怨我都到这儿了,不能不下车吧。”Kongphop打开车门狡黠地眨眼,Arthit也只能下车嘴里小声抱怨下次再也不和他出来了。

进校很容易,Arthit没想到Kongphop连他们两的学生证都带了,看来也是计划了很久,算了,都到这了,也没啥好抱怨的了。

“你怎么想的,突然想回来。”Arthit本来想牵Kongphop的手但想到还在学校就放弃了。Kongphop却伸手和Arthit握在了一起:“我们都毕业那么久了,没有人认识我们的。”

虽然这句话也对,但Arthit还是翻了个白眼:“你才毕业多久啊?”

Kongphop识趣地不说话只是带着他漫步,训练营此时不再灯火通明,Kongphop停下来,所有记忆复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脑海深处被唤醒,那时青涩的脸,精神过盛的互相抬杠好像还在昨天,一个人沉默地坐在训练营里所有的希望都似过眼云烟的日子也似乎还未远去,一代代的教头在这里传承过SOTUS的精神,他们的青春与这里息息相关,这之中就包括了他们,而何其幸运,这之中包括了他们。

最开始的记忆里那个刺儿头一年生举起手,声音洪亮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和学号,无形中在Arthit的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最终它破土而出在阳光里也显得熠熠生辉。

操场上的灯还亮着,想到这里Arthit的脚就隐隐作痛,想到自己固执地甩开Kongphop的手执意要完成惩罚,想起第二天Kongphop提着粥和粉红冻奶进门时自己惊讶的样子,还有Kongphop被罚的七圈和之后在医务室里递给他多的那个橘子,当时怎么想的记不得了,不过自己早就对他和对其他人不一样了吧,只是从前一直都搞得好像没有察觉,直到确认关系了这些事情都有了解释。

宿舍楼下Arthit感叹了一句:“真不知道现在是谁住在那里。”Kongphop看出他有些伤感,于是攥紧他的手:“说不定他也在和寝室对面的人谈恋爱呢。”

Arthit撞了他一下,想起自己发现Kongphop寝室对面就是自己宿舍时心里复杂的感情,躺在床上听见Kongphop告白时惊慌失措却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Kongphop就站在对面阳台上却用窗帘把自己挡住,无数次地注视着那枚齿轮想过还回去最后却只是越陷越深。

Nit姐的点里还在吃饭的人已经寥寥无几,Nit姐见到他们很意外,破例延长收店时间为他们做了一份粉红冻奶和冰咖啡,他们坐在以前熟悉的位置,想起来那两份互换的却都没吃完的饭,想起柜台旁躲闪的眼神和那杯苦的冻奶,为了对方改变的口味,那个赌和那首歌都一时间闯入脑海。

差不多把校园逛了一圈,Arthit的心早就柔软下来,那么多往事涌上心头,那些属于他们的故事将永远在心头发光,慰藉着所有悲伤的日子,而他们还要走很远,还要走一辈子。

最后停在一棵树下,Arthit想不起任何有关这里的事了,他疑惑地看向Kongphop。

突然周围的灯都被点亮,他们曾经所有的朋友都从各自藏身的的地方走了出来,他们围了一圈,Plame和Pair坐在椅子上弹起那年校园先生小姐选拔时Kongphop唱的那首歌,他们的老友们轻轻哼唱起来,Arthit听见硬物撞击于地的声音,牵着他的手已经放开转而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戒指,他单膝下跪:“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不过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就够了,”

“我一直想告诉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我想我就对你有了不同的感情,”

“再一次遇见你时你却从傻傻的学长变成了严厉的教头,虽然有点不公平,但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所有的严厉所有的惩罚都是有理由的,所有的铁血无情都是伪装,”

“谢谢你,谢谢你爱我,谢谢你选择了我,虽然我不够成熟,有的时候还喜欢捉弄你,”

“还记得我说过吗,你是我唯一的太阳,永远地在我的生命里指引我前行,”

“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五年,我想贪心地不再以情侣的身份爱你,”

“我想问你,Arthit先生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伴侣,”

“我想问你,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

Kongphop看见骄傲的男人落下泪来,他看见Arthit伸出了手,听见男人说:“我愿意。”

戒指套进男人的无名指,他起身男人扑到他的怀里,他的肩膀被泪濡湿,他们的朋友欢呼着,他紧紧地抱住了他。

而他们还要走很远,还要走一辈子。





-fin-

ps:爱情最好的样子我给了他们,听着颤动写的。

评论 ( 10 )
热度 ( 115 )

© 齐白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