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浪

我写什么,你看什么。
但我的一生,是抗争的一生。

关于和你在一起

·对,是我,你们没看错
·诈尸一下,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对了,我又憋了把虫绿的大刀,你们可以期待一下
·入坑有段时间一直没写,终于还是撸了
·说一下对一年生KA夫夫的理解,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毕竟都是男生,Kongphop有他的坚持,Arthit有他的骄傲,而爱情是互相磨合,因为彼此而变得更好,成就一个不一样的自我。
·食用愉快



关于和你在一起



        醒来的时候Kongphop还是习惯性看了一眼阳台对面的房间,虽然知道那里已经不再属于那个人。大三的第一天Kongphop的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什么时候开始频繁地想念一个人?恋爱有时令人健忘,所以因为有了羁绊拖得人越走越要回头。Arthit今天起得很早,他买了冰咖啡和猪肉煎蛋盖浇饭却因为早班来不及吃完,孩子气的是,一旦闲下来他就容易想起Kongphop。

        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大三的课跟不跟得上,新一届一年生是不是很不听话,他有没有把SOTUS的精神传承给他们,他有没有想他。

        啊,不妙。
        Arthit甩了甩头,忙不迭地投入新一轮的工作,让自己忙起来,忙到没有时间想他,忙到不会再觉得太孤单,他这样想。

        第一天的训练顺利结束,一年生的紧张情绪终于放松下来,天色渐晚Kongphop开完会时训练营已经空无一人,他关了灯和M一起走出门。May站在台阶上玩手机,M蹑手蹑脚地过去弹了她一个脑瓜崩,毫无防备地May伸手锤了M一下,既气恼又害羞。Kongphop婉拒了他们一起吃饭的邀请,不是因为尴尬,只是看见别人幸福的话也会忍不住想要,变得幸福。幼稚地想要听听Arthit学长的声音,看看他的练,摸摸他服帖的头发,亲亲他的脸,叫他暖暖。而想到这些暂时都实现不了,不由得悲伤起来。

        Kongphop努力想要更成熟,不给学长添麻烦也希望有一天学长能依靠他,虽然Arthit学长是如斯骄傲又独立的人,可对他而言,依然想要拥他入怀。

         在Nit姐的饭店被荷包蛋金不换炒饭辣到的Kongphop补救似的吸了一口粉红冻奶,心里的难过却没有被浇灭。也不奇怪,如果P'Arthit不在身边的话做什么都可以,因为那份心情一直大呼小叫,不分昼夜地提醒他的思念,这样的日子会过去,还是一样的无所得。如果被学长知道的话一定会觉得他幼稚,可能会责备他,但想到P'Arthit小声嘟囔或是噘嘴的样子,他不禁觉得被骂也不是件坏事。

        爬上楼他迅速洗了个澡换好衣服躺在床上盯着小小的手机屏幕,白天他不愿意打扰学长工作,他知道他很忙也很累,如果太任性对他们两来讲都是负担,晚上能用line聊聊他已经很满足了。

        Arthit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他觉得自己把手机带进浴室真是疯了,却还是乖乖关了水在毛巾上胡乱抹了一下手,手机却怎么都不灵光,弄了会儿才打开锁屏。

        Kongphop:学长回家了吗?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注意休息?

        Arthit看着line消息轻笑,他三下五除二擦干身体又随便套了件衣服整个过程手忙脚乱,最后抱着手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Arthit:一下子问这么多,要我怎么回答?

        Arthit:回家了,有好好吃饭,现在就在休息。

        Kongphop看到已读没一会就跟着来了两条消息,他咧着嘴边读边想象学长懒洋洋又努力提起精神回复他的样子。

        Kongphop:那P'Arthit有没有想我?

        Arthit屏幕后的脸一红,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没出息,人家随便一句话就戳到了他的心,想要他说,哼,想得美。

        Arthit:才没有呢,哼。

        Kongphop知道自己的学长又害羞了,在一起快两年这方面Arthit从来没长进。因为学长工作的地方离学校很远,能和他聊上两三句已经变成每天最期待的事。

        Kongphop:那好吧,可是我很想学长,很想,很想。

        Arthit:你老是这样。

        Arthit:我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学习跟不上的话就要多努力,训练也会很累,所以你要知道多休息,咖啡少加冰对胃不好,不准抽烟,不要喝太多酒,累的时候不要勉强自己,知道吗?

        Arthit:我也想你。

        Arthit:不准回我了,睡觉去,你明天还有早上的课。

        Arthit躺在床上夜里四下无人万籁俱寂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这时手机突然振动了,是老师的短信,通知他推荐信和成绩单已经出了,他可以回学校拿但是邮寄也很方便。Arthit谢过了老师的好意,准备后天上完班请假自己去找。

        因为他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地更加地想要见到那个人。

        一年生陆续离开不时有人感叹着训练辛苦也有人打打闹闹,Arthit走进训练营,这里承载太多他的记忆,他想起他一年级时被叫出这扇门,他想起他的朋友们,他想起大三时作为教头的他被一个刺儿头一年生气得拽起他的领子,那个一年生举起手叩开了关于他们的故事的门。

        “怎么样,累吗?”

        那个刺儿头一年生一怔,转过头来眼圈竟然红了。

        该死,Arthit觉得这一眼他已经等了一辈子。






-fin-









有了第二篇。http://kaza0206.lofter.com/post/1d1a9880_e2d0235不蓝戳评论

评论 ( 13 )
热度 ( 146 )

© 齐白浪 | Powered by LOFTER